• 十一过后并无他事。近期家中电脑拿走维修,单位电脑供人排版。我则每日伏案,用那火红的钢笔练字,练字未果。

    本月装备提前买好了。正品jack wolfskin冲锋衣,桔黄色,试穿一次,颇为满意。官方报价219。欧元。

     

    其他并无他事,日子如流水般。偶起波澜,还是以失望告终。近期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职位表,竟然无从下手。

     

    工资还没发,下月的购物计划却早已出台。太多话要说,吃了一个芝麻饼,肚子一饱,竟然全部遗忘了。

  • 有观这个电影 - [→废话优先‰]

    Sep 22, 2009

    Tag:

    不写影评。纯书感觉。

    影片一旦宣传太大,观看人数太多,我就有点慵懒。尤其是这种献礼的片子。刺激着无数无关年龄的人们的爱国心,无论孩子还是老人都匆匆的往电影院跑。当我在街上听到两个中年妇女在讨论观影的时候,我就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去看呢?

    很显然,我还是去了的,至少他是有这个值得去电影院的分量。

    明星太多的缺点就在于会导致影片的片段性。一如孙悟空只有一个桃子,即使不太好,可能会觉得手中的桃子慢慢吃也有点味道,但是一但你手里有蟠桃园那么多的桃子,最后只能一个桃子吃一口而已。所以影片的跳跃和跨度简直是让我这历史从来都不及格的人看的很吃力。而且,很显然,这片子被剪刀手弄掉不少,因为我看杂志说的很多资料以及对白都没有出现。

    我只点几个震到我的人物。

    陈坤。蒋经国。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画皮里面的柔弱徘徊矛盾的小公子一般,如今突然脱掉一层外壳,掷地有声,刚强有力,无论眼神,嘴角,动作,都超脱了他那种清秀级的从前,从他哪里表现出来的热血,责任,气概,理想主义,都让我感到了震撼。而且在这个电影里,蒋经国是唯一一个相对完整的形象构成,从开始的露面,中途的言辞,后期陪伴父亲的无奈,言辞不多,却如此铿锵有力。这是这部影片里的最大收获。

    冯小刚。杜月笙。他一出场大家都以为,斧头帮么?的确,冯小刚演黑社会真是像。不需要人高马大如土匪山炮,也不需要贼眉鼠眼一副奸诈样。只要在街上带墨镜坐人力加上一群黑衣保镖,一副拐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吐出:“恒社,杜月笙”。这种派头,一般人就得躲开三分。

    王冰。张澜。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头子。无论是喝茶还是发言,深刻的都让人无法接近。以至于毛人风都亲自处理。一声:“送客”。震毛那些阿猫阿狗。

    姜文。毛人风。他终于演个坏人了。他不演这种带流氓风格的军统头子简直浪费啊。他也是吸引我去影院的巨大因素。

    陈道明。阎锦文。这个无间的地下党,带上紫色墨镜和毛人风在车里嘀咕几句就迷倒了无数观众。

    刘烨。老兵。缺氧般的呐喊和军礼。还记得当年在青岛拍的硬汉么。

    几个一飘而过的:

    范伟果然成了范厨师。王宝强还是傻乎乎在狂奔的一兵。葛优的搞笑段子貌似给剪了。黄晓明帅的不合节拍。梁家辉最猥琐,简直是突兀+败笔。最后还得麻烦最会抢镜头的郭大叔给PS掉。

    其他不提。

  • 这几天,我经常性的迷失在第一个十字路口。我该往那边走呢。朝下和朝左是可以同等的径直回去,只是左边的路的路灯太慢朝下可以顺手买点辣椒。朝右可以绕圈去户外店一逛再回,我甚至可以反方向绕去立交桥走一个大圈回家也不耽误。因为回家无非也是发呆,无聊。看电视上网。我觉得上网和看电视很吵。于是最近几天通常非常痛恨有太吵的声音。

    我的时间记忆力开始倒退。今年啤酒节开始了,连个一起喝啤酒的都没有。更要命的是门票很贵,啤酒更贵,何况人山人海,简直就是遭罪。我记得去年陈雷来的时候都十月一了啤酒节还没结束,奇怪,每年是8月15开始30日结束,为什么他来的时候啤酒节还在折腾呢。我就和前几天想那五百块钱那样的抓脑袋,终于在别人的提示下想起来了,去年奥帆赛,啤酒节推迟了。看我这脑子。

    今年啤酒节我也没有去玩的欲望,一双登山鞋都让我纠结了很久。一般选择安静的办法是,去海里泡着,要不就去路边坐着。

    于是我最近就去海边游泳比较频繁,这期间丢失了一个耳塞。以后再扑通就要耳朵进水了,这比较麻烦。月夜游泳是很好,但是月光不足,黑漆漆的一个人在海里溜达来溜达去比较瘆人。下午去比较好,躲开中午能把鸡蛋烤熟的日光,选择5点是正确的。这时候日光开始温和,但是又没有落山。下海刚刚好。

    我一般会游到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这个地方大约深度为2米,除了一些带着救生圈的还有那些不怕死的在这里外,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人,那些人都会在深度1米的地方聚集,打闹。深处相对安静些。对我来说,在这里是最舒服的。我只要站直,脚是碰不到底部的,任凭浮力,则可以正好只露出头顶,若脚稍微踩水,则正好可以做到脖子露出水面,悬浮在中间的感觉很好。我就这样踩一下再停一下。保持了眼睛与水面持平。让海平面保持在泳镜的中线上。这样我就可以看到水波的晃动。

    我的泳镜是劣质品。不清晰,再加上本人近视。于是十分渴望去弄一副游泳近视镜。从那氤氲的眼镜里看出去,太阳正好在水面晃动,金灿灿的光线全部撒在海平面上,而我则能清楚的看到如同一层油脂的海面闪动着金色的光芒。我就在水里浮浮沉沉,看着海面的波动。直到太阳落山,海平面变黑。这落日的速度是很快的。

    太阳一落,我就收拾帐篷往回走。

     有时候晚上我会围着住处的几栋青岛最高建筑转圈,发发短信,或者看看民工盖楼。今晚我和钟林打了个电话,都一年了从没联系过,打电话一问,貌似什么都没有变化。

    五四广场对面的奥帆中心修建了一个娱乐大厅,每晚都会吵闹到10点,放着恶俗的DJ,我躺在床上耳膜就咕咚咕咚的。

    这经常让我彻夜难眠。再加上天热,蚊子。于是,我的失眠症又开始了。

  • 夜游大海 - [→废话优先‰]

    Aug 15, 2009

    Tag:

    青岛的气候向来很娇气,一过30度大家就受不了了。这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没有经过南昌的高温考验么,整日都在20来度还有海风,当然过了30就开始躁动了。34.4的温度让各大报纸好似火山爆发一样的报到。当然。这放以前是我的活来着。

    我虽然经过南昌的热度烤验出来,可是还是觉得大家都热,我也开始热吧。于是,我晚上去海边游泳吧。住海边就这点好处。于是背起帐篷就去了。

    游到9点之后,海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看上面,碧海蓝天的海报。可我在海里的时候,没有明亮的月亮映射大海,也没有温柔的海豚陪我游玩,只有我自己在哪里扑通。在岸边看,这人好似上气不接下气眼看要断气沉底了。

    我顶着一脑袋的海苔,穿着泳裤,光着上身,背着帐篷和垫子,拎着洞洞鞋,赤脚走在海边的路上。

    OH, THE BIG BLUE.

  • 是电视的声音吵闹,还是耳机里的歌曲的柔和,还是风扇的呼啸,抑或是蚊子的骚扰?使得我突然间在0点的一刻醒来。中央六还在演好莱坞版本的灰姑娘。我也如0点就获得法力一般突然清醒。一到午夜,我就思维发散到如同长发般纠缠。这个时候,如同灵魂附体。

    我起床。先吃了一片药丸。泡了一壶茶。洗了一个热水澡。穿上背心和外套。任凭大汗淋漓。

    开始记录我的思维。

    先前发了一些短信。和远在西安的摄影记者朋友谈起了有关西安与青岛:“谁不想在青岛生活,生存不了哇。”和在家待业的表弟谈起了生活与选择:他问我“人生的追求是什么”,我回答:“这是刚毕业学生的问题,生活会告诉你答案,不是我。”和漂在北京的小蟀同学说起来徒步与穿越:“生活呈现以理财无序为特征和前提的全盘无绪”“羡慕你的生活状态,我却在单恋琐碎浮华中kill time……”和一凡谈起了存在还是改变:“总觉得漂泊会很无力,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有依赖感,不愿意改变……”其他人,都估计睡了。

    我给自己的茶壶蓄满水,顺手给脚下喷了三喷蚊子药,去厕所冲了一下马桶。只因为:喝完了三壶茶,打死了些许叮人的蚊子,受不了散发尿骚味的马桶。再喷一点空气清新剂。混杂了尿骚,茶香,以及清新剂的茉莉味道,整个客厅显然一片莫名的氤氲之中,蚊子也为之恐慌。

    其实都是硬挺着。有什么意思呢。论悲伤?不可以。生活是灿烂而热烈。刘磊说,都把生活过成了日子,将就着将就着就一辈子了。我突然想改变生活轨迹。可我知道,天一亮,我便又会不由自主的摁掉闹铃然后如机器人一般踩着点进入办公室,机械一天,直到下班的一刻,思维才会重新由我支配。

    昨日的户口制度让我看的难受,今天拨打青岛的户口电话也不接听,我不由得也如同我的签名一般,看着他们从信心满满到失望迷茫直到崩溃。这只是一句话,里面的三种状态,经历起来就不是那番滋味了。既然无法落户,又何苦非得落呢,落了又能如何呢,或许只是为了从南昌脱离开来而已,至于落在哪里,现在竟然也无所谓了。落在青岛,也是集体户,集体户又变不成家庭户,变家庭户需要房子,我顺手点开那个我在街头吃涮串串拐角的楼盘:一万五均价。只有120和150的大户型,而且需要精装修,再按照2000每平米的算。当然,我只是看看而已。证明自己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

    我想在三十之前完成一次大穿越。现在看来,我只是一个庸俗的人,只能在半夜的时候,清醒的意淫,然后在太阳下,被现实映照的无法睁开双眼。

    不经历丰富,怎么能安于平淡呢?你若知道生活下一步该怎么走,那还有什么生活的精彩呢?

    若是买不起N97,大家会选择买N73,而我,买不起N97,就会去关注1100。

    而可怕的事情就是,当真的在购买的那一刻,或许,我还是直接会选择N73。

    这就是生活中的比喻。实际上是,我哪一款都不会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我手中掌握的这款。

    我只是把大家的困境给幽默化了——朱德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