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崂顶寻猴记 - [人在路上]

    Dec 5, 2010

    Tag:

     

    周六。应邀上山。此次上山是崂山森林防护站的工作人员开车前往,好歹也算是官方活动。一车人都是记者。此去前往是寻找猴子,因为就在上周,在我的版面上,连续发布了3篇稿件,都是猴子现身崂山,共有9只。这次去,大家若是能发现就好了。我则是很久不爬山,这次终于有机会再次出山了。

    大家扛着长枪上了山,累得呼哧呼哧。终于到达山顶处。这里被驴友摆放了很多食物,有饼干,香蕉苹果,火腿肠月饼花生豆。但是却没猴来。

    于是大家只能拍一拍这些食物。

    拍着拍着大家饿了。背包里给猴子准备的香蕉也被我们自己吃光了。我还吃了一颗给猴子的花生豆,恩,不错,很脆!同行一摄影大叔更是忍不住,还吃了石头上的一根火腿肠。⊙﹏⊙b

    瞅瞅,背后是悬崖,这里还有两个大面饼……

    ps:时间到了下午2点,估计同行者都没怎么吃饱早饭,一个个都跟野狼一样眼放绿光,大家都在等待抓紧下山吃饭。我们下山之后去了一个私密的小海港吃了了一顿大餐,我们下山的时候一个登山队还没下山,他们的计划是下午3点下山,于是,结果悲剧了:我们下山之后各回各家,人家登山队在下午3点多果然跟猴群接触上了!哭哇!

     

  • 有关那些刀 - [人在路上]

    Nov 17, 2010

    Tag:

     

    路上这么多大货车啊

    到了海拔高的地方,便见落雪了。

    我是多么喜欢这种地方啊!

    背景的唐卡,银酒壶,银酒杯,还有银盘子。

    都是我想要的。

    一把康巴藏刀。

        事情还得从一月前说起,青岛一小学的孩子爱心喷发,想起来给玉树灾区的孩子邮寄衣服,是啊,那边的确很冷了。报纸一刊登,几天内捐助衣服的络绎不绝。报社大厅里的衣服几天就堆成了山。物流公司出了一辆大卡车,准备免费帮助把所有的衣物都给运到玉树去。于是报社排了个记者跟车前行。

       长途跋涉让司机和记者差点崩溃,路坎坷,缺氧,寒冷,路上还有牦牛和狼群。其实说这些的时候我是两眼放光,当记者从外面传回来一堆照片时,我急得说,早知道派我去就好了,我肯定能拍到狼。记者中心主任大喊:你小子跑编辑部去了,现在又在质疑记者拍不到狼群!我只是说,可惜了我常年储备的装备啊,想趁机出个门,测试一下,过过瘾。当然,去现场的情况肯定会比较辛苦,据说看到狼的时候吓个半死,因为在荒野里看狼跟动物园里看是不一样的,那种荒凉的地方猛然看到一个凶猛的动物,在那种场景渲染下,自然不寒而栗,能给人们安全的,只是汽车的铁皮,否则就是一堆狼的食物而已啊。

      这跟动物园里看到的狼的感觉肯定大相径庭吧。所以说,又一次一个超级美女驴那木错说起来最好笑的故事说她一个好胖的同伴平时都靠人拉着才能上一个平台,又一次看到一匹狼,自己就蹦上去了。看了,在荒野的狼是比较令人恐惧,只是我还无缘看到。

        据说在即将抵达的时候,司机都缺氧快要休克了,住进了医院,找了几个藏族司机帮忙开车,好歹到达了玉树,学校的孩子们拿到了衣服,他们还喝了酒,青稞酒啊!银酒器啊!

        在记者出发之前,我特意叮嘱,给我带把藏刀回来,上次的小刀被机场没收了,耿耿于怀啊。我还再次叮嘱说:最好找个老藏民,要他怀里的那种,木头柄,刀要锋利,不要去买。结果最后记者回来,第一句话就是说:“买到了”,我心里一沉:完了。

        既然带回来了,那必须得要啊。物品是小,毕竟比忘了好。虽然这并不符合我胃口,一来不是手工制作,二来是不锋利,三者说这刀也太长了,这一拿出来我就出汗,赤裸裸的管 制 刀 具啊!这根本无处可藏,这要出门捎着,肯定被警察给摁那里了。

        所以说,继武士刀,美式军刀,双藏刀,瑞士军刀,小黑刀,小蜘蛛刀之后,又获得了一把康巴藏刀。好好收起来吧。这个比较危险(锋利程度是以上几把里面最低的,外观威胁程度是最高的,哎……)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把刀木柄处有股藏香的味道,油腻腻的,是那种感觉。

        下次,这玩意,一定得自己整。

  • 九仙山谷穿越 - [人在路上]

    Oct 6, 2010

    Tag:

    国庆期间。人多车杂心烦躁。只好躲在家中吃睡。期间,联系好了免费上山,最终选择了不上山看景点,那样没意思,于是,转而在山谷里穿越。为什么那么多人呢。以后再要安静旅行,看来只能去沙漠无人区了。

    小山谷里有树有水有石头,美哉。

    这水真是清澈啊。

    山边坡上是栗子树。山栗子真好吃。

    野草命啊。人生浮云啊

    一个巨大的树根沿着河谷被冲刷下来。

    背景的水波。真是闪耀斑斑。

    这青苔也太绿了。

    山谷而下水,积水则成潭。

    水边芦苇。别有一番风景。

    山谷里的红蜻蜓。为了拍好这个,我把脚给崴了。

    二姨家妹妹,初一。

    人生欢乐时光。

    不能忘了给我的装备来个照。

    我喜欢在这样的地方穿行。 

    二姨和妹妹在犹豫:前面好像没路了啊……

    于是他们原路返回去车里吃饭,我则继续在深草中摸索前行。

    这草有一股特别的香味,尝了尝,不知道有没有毒。

  • 十六的月亮夜晚 - [人在路上]

    Sep 25, 2010

    Tag:

    骑车回来那个下午,大宝邀请我来烧烤。我说我还在薛家岛呢。

    然后说晚上一定去,于是,抵达青岛后洗澡完毕,便又骑车去了海边。

    这是一盏汽灯,燃气在底下,上面可以燃烧照明。

    我们就在这个灯的照耀下,安置炭炉,放置炭火,点燃,大家都把肉串串好了。

    肉串都是边烤边吃,都所剩无几了,这是烤鱼。

    当然,我要特别介绍一下这道菜。可乐鸡翅炖土豆。由于怕鸡翅太厚我们烤不熟,故而架设了高山炉,用锅开始做可乐鸡翅,先放油,用一点点小葱,然后放入鸡翅,最后倒入了可乐,然后大家把炉子关成小火,我们开始吃烤肉,打扑克,等过一会过去一看,汤水所剩无几,放入土豆,继续焙至上色。这道菜上来之后,惊为天人,文火炖出的可乐鸡翅汤汁浓厚,鸡翅一碰就烂,土豆更是深入了鸡翅和可乐的味道,简直好似煮出板栗的香味。我们赞叹不已,分而食之。我会做饭,但是,这个我可以负责的说,这道菜真是绝了。

    其实烤的肉串也不知道熟了没,我估计是三分熟的血呼啦的就吃了。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开始打牌。月亮竟然皎洁的让人感慨起来。我们在月光下的小亭子里表演节目,笑话声情并茂。一个个笑得满地打滚,接近十二点时,海边放起来烟花,我们开始欢呼。直至午夜,月亮更亮更高了,秋天的那股寒冷开始入侵我们。我坐那里已经开始鼻涕流淌。于是大家收拾垃圾打道回府,各回各家。感慨到,有这种愉快的日子,夫复何求。小<。)#)))≦,你的中秋可好?

    回家之后冷的厉害,半夜起来找厚被子,睡的很踏实,第二天,浑身发痒,不知道是因为骑车太久烈日曝晒所致,还是吃了生的东西过敏了,还是因为换季冷热不均而因为我季节性鼻炎而不知穿衣冷暖所致。

  • 骑行日记 - [人在路上]

    Sep 24, 2010

    Tag:

         当说休息3天的时候,我就定下来要骑车回家。提前购入装备,在自行车上面加辅助设备,加了个自行车后座,方便带行李。

    出行之日前夜,闷热异常,凌晨2点多了都辗转反侧,无奈出门乘凉。继而降雨一阵,早上浑浑噩噩的醒来,听到路上有车辆碾压积水的声音,心中一紧。因为山地车没有配备挡泥板,车速一旦超过12,车轮的泥水便会甩到自己的嘴里,后面屁股更是会惨不忍睹。所幸已经不下了。骑车出门发现,路上还算好,没有积水很多,不会甩出很多泥水。

    1.市区段。在市区一段是非常郁闷的一段,首先是早上7点多,正好是人家上班的高峰期,无论那个路段都是一片拥堵,气压很低,非常闷热,堵在路上,车屁股排放的废气让人窒息,夹杂着路面散发的热量,是在非常憋屈。而且青岛连个自行车道也没有,只能让在人行道上走,人行道上都是人,要不就是停满了车,走个屁啊,我骂骂咧咧的跟在公交车后面,和他们死掐,吃了不少尾气,心情郁闷到极点,还没出市区就浑身大汗,终于抵达轮渡。从汽车通道进入,买了个船票,上面写着自行车。我把车停在众多的汽车缝隙中。起身去甲板吹风。吃一个包子,2个只吃掉一个就感觉很恶心,很难吃。这一个包子成了我一天的粮食。

       2.从薛家岛下船之后,便开始了正式的骑行了。狂奔逃离薛家岛轮渡,便上了开发区的滨海大道,只要沿着滨海大道骑行,抵达胶南市,再转204国道,即可抵达我家了。滨海大道宽敞明亮。当然,太阳也毫不吝啬,晒的我要崩溃。据说那天上午气温过了30°。我在路上狂奔。汗水从脖子开始濡湿,不一会就湿透到T恤边缘位置了。按照行程,路上骑行1小时便休息5分钟。这时候车速保持在20左右,下坡可抵达30。照这个速度,应该比较理想了,无奈感觉上坡比较多,心中自我暗示,等回来的时候就都是下坡了。

       3.滨海大道尽头是胶南市,从这里穿过去之后,便抵达了204国道,沿着可以直达日照市。这段路只需要努力骑行便可。骑行至中间位置,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太阳藏了起来,冷风过境,手表气压立刻显示出降低,狂风大作,伴随着小雨。我心想坏了,要下大雨我就完了,还好只是冷风,并无大雨。

    在这路上车非常少。狂风吹落路边的树叶,可谓之无边落木萧萧下。树叶撒在我车前,不由得高兴起来,打开手机的音乐,开始跟着唱起了歌。途径苹果园,树上结满了果子,馋死我了。一个拉一筐苹果的老大爷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好想吃几个苹果。

    4.大爷的苹果吸引了我,这时候我的手机没电了,换过电池之后,忘记打开gps,这时候已经即将到达泊里镇。但是骑行1小时之后发现并没有到达,打开gps一看,差点瘫倒在路边,跑过了头,再跑就到日照市区了。

    5.只能更换方向,这时候腿已经非常的疼了,加上没吃饭,体力不支,北风大作,转换方向之后便成了顶风而行。车速降至10以下。从一个农村小路插入,脚一软,差点翻到路边沟子里,幸好戴了手套,手指受伤。

    6.在度过了最后的几个小时的崩溃之后,终于抵达到家。最后的一小时计划行程走了3个小时。下车之后,坐在家里的椅子里,感觉自己的屁股终于回来了,是我的了,坐着竟然是那么舒服。

    在路边休息,背后是大珠山。

    上了204国道。

    手机作为gps来定位。

    看到对面这个大坡,我腿一阵发抖。

    路边的水利设备。

    狂风大作。湖边休息。这时候一阵大风把车给吹到了。

    车差点翻到湖里,码表也摔掉了。修了一下,码表清零了。还能继续用。

    幸好车链等关键部位都还一切正常。

    冷风里的自行车,路面很干净。

    路边的树叶纷纷落下,铺满了我前行的路。很有秋天的感觉。

    这是在码头。准备横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