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年的总结。一共写了六篇。详细到生活的每个细节。
    如今,又到了09年的总结了。今年简单了,就俩事。
    一个是:上半年。没考上报社。在出版社看书。闲的要死。
    二个是:下半年。考上了报社。在报社弄报纸。忙的要命。

    总结完毕。

  • 近日群里开始出现建议,想大家聚一聚,济南一帮,青岛一帮。这还是成帮的,其他还有全国各地都零零散散的:北到黑龙江哈尔滨,西到新疆乌鲁木齐、西安,南至深圳,还有国外。当然聚不起来。只是这样说一下而已。

    我于近日去了一趟烟卷厂—现在的驻地,也不是有什么事情,也不是对其有所怀念,只是去看看那些暂时仍然无法脱身的朋友们。所剩无几。冷冷清清的大厅,寥寥数人,电脑上落满了灰尘。大家都表情呆滞并且沉默无语。陈大宝说,有次翻看照片,当时在百盛,感觉怎么那么多人啊……

    2008年7月1日,创刊号。那天有雨。应号召,大家早来分发报纸,为这份报纸在青岛开一个好声响。结果10点多才来一辆面包车,拉来了一堆零散的报纸,我们从楼下搬上24层。大家开始蹲在地上整理,按照版次把报纸整理成一份又一份。然后各自去往口子上分发报纸,长的漂亮的小姑娘就上街去送。

    那时候的确人多。少说也得有五十多,大家都没有自己的位子和电脑,加上没有什么经验不知道去那里干活,再加上领导根本也没安排活,就一群人站在那里傻乎乎的,看窗外的大海以及后来满海边的浒苔。

    其实,关于商报的怀念文章写了好几次了。只是因为人生短暂,区区工作几年也就那么回事,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我却不一样,我连续工作了几年,换了无数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都是温吞水烂柿子,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也接触不了我想接触的人,日子如流水那样就混过去了。倒是在商报的这3个月里,大起大落,接触了不少事不少人,给我的人生重重的刻了一刀,也让我每次都闲的忍不住叨逼几句,更何况在这祭奠一周年的日子里。

    其实那个时候非常愁苦。原来每天不知道去哪里采访是一件抓破脑袋也无可奈何的事情。我想起来老周写的【这里】来自便民来接受领导面试的一个人:“——这位自称毕业于复旦大学网络学院的人,不仅参加了面试,还据说取悦了崔的理想,崔的评价是是这位是能干大事的人!如果你做社会新闻,如果没有线索你怎么做?”  “我就策划新闻,制造新闻。”据说这样的答案很让某些领导高兴。”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善于策划制造新闻的人显然没有良好的金刚钻,制造出来的都是假货,假货就是假新闻自然就被便民开除了,后来在这里工作了不到一周就又发挥了自己的制造特长,连人名都开始制造了。当然,结果再次光荣开除。也算是传奇人物了。当我看到“这位是能干大事的人”我现在有点想笑。不知道老崔会怎么想。

    幸好当时我留了一手。(接下来的是绝密文件,任何人不得复制到所谓的贴吧里去。)在这里我要吐露点只有近人才知道的,而且报社朋友谁都不知道的一些我。老周是聪明而敏感的。他第一次看过我博客之后问我:你写了07年和08年下旬。但是—你08年上半年在干什么?!我笑而不答,只是说,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杂志社。当然,这家挂羊头卖狗肉的单位(以下简称羊头)有一个巨大的名号:国务院国资委商业网点开发中心。这以至于后来我一直想找个政府单位给确认一下,若是假的就告发之,取缔掉。我在这里如瘫痪般坐了半年,喝了半年茶叶,看完了盗墓笔记,憋了一身的毛病,劝走了四个被骗来的家伙。然后我就在某天看报纸看到了报社招聘就莫名其妙的去面试回来写个文章上交然后就被通知去时政部了。我觉得百分之八十是因为我写了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工作经验。这的确在名头上有用,但也因为刚开始的能力与经验的不足在报社差点被领导把我砍掉。是老周护住了我,在此感谢不尽,要不是你,我现在连认识报社朋友的机会都没了。那个时候我只能在大雾萦绕的深夜街头叹气喝闷酒。

    正当我准备把这该死的羊头单位辞掉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其实两个工作可以同时进行。我只要对羊头单位周旋后然后全心的去跑我的口子就好了。然后我开始了我每天的这样的生活:早上起的很早,去羊头那里报到,然后以拜访客户的理由出门,抓紧四处到口子上溜达联络。中午回去羊头露个脸,整理一下上午的资料,查一下网络新闻,正好报社也没电脑,我就拿U盘在这里写,然后下午浑身是汗的奔跑到报社去放下。大家都会说,你小子在家写的啊?我苦笑一番:是啊是啊,家里比较安静。然后在报社蹲点到半夜,后来有一次都到了凌晨1点半,整的崩溃了好几个人,我自己也饿的我差点昏倒,回到家累过头了坐在床上一会哭一会笑的。第二天当大家都睡懒觉的时候,我还得早起,去羊头报到。就这样。我每天如陀螺般旋转,奔波于各处。每天早上当老周打电话讯问今天有什么稿子的时候,我都满头大汗的从羊头办公室跑到走廊,说:今天、、额、、额、、今天没什么内容。老周就说,你他妈的去死吧,你是不是还没起来?我说,起来了,肯定起来了……然后啪的电话就挂了。我就沮丧的进屋给手机边充电边对照通讯录给这些家伙打电话,打完一圈之后无果,再打到许瑶那里俩人抱头痛哭一番。

    当时的一篇《旋转吧,陀螺》,就说的这情景。

    有人会说我三心二意,欺骗报社感情。但是呢,当时报社只发我800块钱,才是羊头的一半,还拖拉一个多月才发。我要在青岛这个城市睡觉吃饭800够么?你体会到一个外地人生存的不易么?当你挨饿的连树皮都想吃的时候,你就不会讲求什么所谓的仁义道德了,更何况我并没有辜负谁,我只是把其他人睡懒觉的时间用来对付羊头了,你们跑的时候我也没落下什么。若说辜负的话,只能说报社你辜负我了。当时由于我马不停蹄的四处狼蹿,表象上忙的要死了,其实那其中还得花一点时间周旋另一处嘛。老周后来夸我工作勤奋努力,让我非常惭愧,但是我又不能说。

    日子被俩工作弄的支离破碎,我忙的焦头烂额。由于老往外跑,羊头的单位不满了,咧着架子要开除我,我说,你妈的你敢开除我就立马就告你。并且把有关告发资料准备好了,妈的,不让我活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但是我忍着,我告诉自己,等报社过会好了我就把那里辞了,再等等吧再等等,等转正了就有稿费了,等稿费达到三千了我也就熟悉了媒体流程了,以后日子就稳定了……等日子稳定了就好了,可以贷款买房子了……

    搞笑吧。当我正做梦呢,人生规划呢,准备把羊头辞掉呢的时候,报社先撑不住了。在最后的一次排版结束后,老周和我一起去车站坐车,问我,你接下来怎么办呢。我抬头看了看世贸中心(羊头所在地),有苦难言的说:“没事没事,我还好。”我是还好,起码还有个地方继续混一混,有口饭,我就是担心其他的弟兄们咋办。老周就开骂说,你小子就装吧。明明走投无路了。我没有反对。送走各位。

    我于是,接下来的日子突然空闲了了,仿佛时空回转,我又回到了3月前。我天天坐在羊头办公室发呆,这次总算可以休息了,不用再为了去那里而抓脑袋了,倒是一些如老年干部局的爷们还没事打电话找我,我也懒得理会了。羊头里的几个娘们奇怪了:这小子天天出去跑拉都拉不住都快要把领导惹毛了辞退了,最近怎么不出去了。她们竟然也有点不习惯了。

    接下来的几天又接到了精品杂志的通知。并且报社那里还继续帮忙跑一下。当半死不活的报社+气急败坏的羊头+骄傲自大的精品掺杂到一起的时候。我终于崩溃了。

    12月。三个工作全部辞掉。收集了报社欠款,羊头最后的工资结算,再加上精品的最后半月工资。全部取了出来。在家睡了一周后。飞去了浙江散心。

    然后身无分文的回家过年。至今。

    在这个报社成立一周年的日子。

    在这个我浮浮沉沉08年的梦想结束阶段。

    以为纪念。

    09年过了一半了。没有08年热闹。连可以说的事情都没怎么发生。

    我喜欢大起大落的日子。不喜欢平静。我想要有故事的生活。

    【此文只公布三天。】

    相关文章《褪色的卡片》:http://bilixing.blogbus.com/logs/36091384.html

  • 长叹息亦世事无常终使得人哭兮叹兮仰天长啸出门抑或低头不语国恩浩荡抑或哭笑不得当想得而变成不可得当短暂却变成泛海沉舟——我觉得这个分类太好了 浮浮沉沉无穷期

    生活太他妈的搞笑了。我决定在这搞笑的生活里活的更加搞笑。

  • 我又一次的来到了济南。接到电视台通知,这是第四轮过关了。而我现在,除了凭着一股不服的冲劲去做这个事情外,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奋斗目标给我,而结果甚至变得使人延宕起来。我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去进行这最后一轮的考试。

    年前闲置在家的时候,我没事会在一媒体招聘集合的网站看看,那个网站会搜集全国媒体类的各类招聘信息,上从新华社人民日报,下到某县城电视台。每当更新,我会挑几个感觉或者看起来差不多的把简历给email过去。反正只是修改一下信件的内容然后转发一下而已,当然,网络投放的,有百分之九十九的通常都是石沉大海,若有自动恢复收到信件的算是好的,偶有人亲自打字回复的,先不说是让去面试还是婉言拒绝,都会让我十分感激,那头总算有人活着啊!

    那个时候,我只是一把抓似的把简历往外投,现在自己也记不住有几个看好的媒体,有回复让去的也不行,不是太远就是不可能,记得当时无聊,问了一下浙江萧山电台,她问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说南昌大学,她直接就说那不行。其实我年前正好在浙江玩,他们领导直接喊我过去会话,只是当时我去的时候他们领导跑省里开会了而我第二天就坐车离开了,于是这事也就撂下了。我一听丫挺横的,我心想,知道你们都会临近选择本省的学校,更何况有浙江广播学院在那里呢,人一群一群的。我想你丫横个毛,我就拿大头去忽悠他们,我说我以前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年前是你们领导让我过去的。她一听寻思来个主,就非常迫不及待的说,那你明天过来吧。我喷。我说我去不了,我给你领导打电话好了。于是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做事都是双选。你单位好,备不住不缺人,你缺人,备不住有后门。我有能力,备不住我不想去,我想去,备不住你那里并没有看起来哪么好,最终还是一拍两散嘛。

    看开了就好。当时发简历的时候里面最复杂一个就是现在一直在挣扎的这个山东电视台社教中心了。当时点开一看,社教中心,没有真切感受,不如新华社什么的我更加有直观的概念,看里面的用人栏目,也都云里雾里,其他招聘多是投寄简历,这里更加复杂,需要下载其模板,按要求写入简历,记得当时我对照着我的电子简历往里粘贴到很晚,终于发了出去。当时并没有报以希望。寻思这种事情,多是不靠谱的。于是发出去就忘记了。

    年后正月里,与老友善和联系,去其家一坐。其女友告知山东卫视招聘呢,如何如何好。我内心一惊,呀,山东卫视啊,应该很难吧,她说你们俩都试一试,真能进去就稳定了云云……那天我还是心理比较期待的。回家一查,一看,竟然是这个社教中心,简历早发过去了。看来我的消息资源是能保证了比较及时,只是自己对其了解程度和别人的角度不一样而已。你可以把他当成省级第一媒体卫视,也可以和我一样,感觉只是个挂大头的破栏目。这点我要感谢中央电台,让我刚进媒体就知道,无论你挂多大的头号,其实还是干着最小的角色而已。

    简历投过去有半个多月,我也早不抱希望。通知上说1-2号给面试消息,而我当时早回到青岛,也未曾得到通知。本来想一笑了之的,结果在4号竟然来了一条短信。让我10号去面试,而我现在还在青岛陪人逛青岛大学。

    正好也没啥事,有挑战机会咱就上呗。于是到了济南。排了一天的队伍,早上8点出门,晚上7点才轮到我。结束后的第二晚观了济南府的烟花。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过了面试。过了面试的要缴纳60的笔试费。连酒店的保洁员都说,怪不得这么多都通过了,原来接下来要收费啊。真是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

    2天后。去笔试。题量惊人。本打算一小时搞定的,3个小时楞是差点没写完。考完后感觉还不错。接下来又不知道何年何月了。于是回青岛了。

    这次又接到了通知,又要缴费,上镜。也就是明天了。而今晚。我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参加呢?有人会说,你就得瑟吧。进入这关有什么好嚣张的啊!


  • “【一】大青岛创刊词:今天,我们为你而存在。(7月1日)
     今天是我们与你的第一次见面,我们很慎重的记下关于今天的一点一滴,是因为我们很重视与你初始的相遇。在以后的每个早晨,我们都会如约而至,出现在你的早饭桌上、上班途中和办公室里,而且,我们会将以后的每天都做成如今天一样的美好。

    2008年7月1日,青岛,阴,有雨,气温20-22℃,湿度81%。………………在青岛的土地上,我们不想做第二个谁,我们只想做第一个自己,就把我们看做是济南趵突泉里的一滴水吧,沿着刚刚修好的济青高速公路,我们一路向东,最终融入了这片广袤的大海。于是我们从小我升华成了大我,于是,海的颜色就成了我们的颜色。我们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一定会感受 到这一滴水的张力。。
    让我们的努力和你的选择都留给时间去检验吧,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永远不变的真诚承诺:每一个今天,我们都为你而存在!

    【二】新闻,就是一种力量。(7月2日)

    新闻是一种力量,是如此巨大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山东上班融入青岛,获得青岛市民认可的信心源泉,只要能将市民所关切的及时、准确、厚重、鲜活地呈现于版面之上,哪么就不必担心不受到应有的欢迎和赞赏。市民想知道的,就是我们所要报道的,市民的喜怒哀乐,就是我们所报道的表情,市民的所思所想,就是我们的所思所想……只要新闻有力量,我们就会奔驰在希望的田野上。

    【三】沿着您的希望,我们攀爬(7月3日)

    从7月1日起,我们走近你们生命的每一天,请你们沉下心,阅读自己的生命的这些点滴。如果这是一次纪念,希望能够几年之后的每一天。”

    看看这些优美的文字。多么的好啊。记得当时我包里揣着一份创刊号在小餐馆吃饭的时候,一个人要去收藏了,还告诉我说,他指着卷首语那里说,我主要就看这里呢。我觉得他真的很专业。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离开报社很久了,还是没事和旧同事们聊起来曾经、现状。有人说,这事玩笑开的大了点,让全青岛的媒体笑话了,也有好几个人告诉我他们得了一种奇怪的心理疾病,不过是看到商报字样,还是鲁商集团的建筑物,甚至是走过延安三路那一带附近,都会不自觉的感觉不舒服。

    昨天晚上,兰锐从哈尔滨回来,我们边聊天边在路边的工棚里就着路灯顶着风,吃了一堆又一堆的肉串,我们感慨当年一起打拼的兄弟们如今如一串佛珠的烦恼珠断掉般,啪啦,撒的遍地都是。而留在线上的也开始呼吸不畅,整日缺氧般的难受。

    今天晚上,我在收拾以前的材料,翻出了我收藏的四份报纸。7月1、2、3三期,以及9月24日一期。前三期是生机勃勃的创刊。最后那期是我最后的成果,在此以后,报纸还有,只是,不再有我的痕迹而已,所以,我留下了它。当时每日忙碌,出的报纸内容都未曾仔细阅读,如今,有时间了,我终于变成了一个读报者,开始仔细阅读这个充满希望文字的报纸。好多熟悉的姓名映射在那些略显稚嫩的稿件上。多日不见,你们可好?偶尔的时候,我还会在那偶尔的报摊上看到几页商报,于是会买一份,其实,这5毛的商报在青岛不如8毛的半岛的四分之一厚,从花费到重量和比例来说,除了我这样别有用心的(为了看看最近老朋友们写了啥)买了之外,不知道那位老百姓还会好奇的再买上它一份。而朋友嘱咐我,去济南的时候记得买几分报纸回来看看,也不是对内容有多大兴趣,而只是为了看看熟悉的名字是否还出现在了济南版上。见字如见友啊。

    留在我手里的,不止有创刊号,还有那些曾经的名片。在我手里,沉甸甸的好似美国大兵剩下来的“Dog tab”……

    我只是看了看旧报纸而已,发发感触。再次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