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上次去了大城市之后,回来就再也没有出门的念头。转眼到年底过年了。俺和俺家地主丫头忙碌着准备着过年的东西,在东北,过个年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在俺们农村,一大早,我和媳妇早把从松花江上捞出来的大鱼放在院子里的大缸里冷藏着了。

    其实不是俺们农村穷,买不起冰箱,我媳妇家里送的嫁妆就有几千块钱的双开门大冰箱,不过俺不喜欢用,一方面是浪费电,再来是纯天然大缸在东北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效果比冰箱要好的多。新鲜的鱼从砸破的江面取出了,直接从最活蹦乱跳立刻冻成一坨,这比任何包装也要保鲜的好。我和媳妇兴冲冲的存满了一大缸,就等亲戚朋友都来作客好做下酒菜。

    当骑车破自行车赶集回来的大爷打着招呼回家喝暖酒,积攒着白雪的房屋上飘起了袅袅炊烟的时候,我感觉其实俺们农村也挺好的。当我正在整理着冻鱼的时候,我看到远远的村口回来了在城市里的大表哥。

    我吆喝媳妇出来迎接:大表哥,你咋回来了捏?-恩,好不容易过年有个假期,回来过年啊。-哎呀那太好了,老姨肯定可高兴了。快进屋吧。我们把大表哥迎了进屋。

    我从大缸里取出了一条冻鱼,让媳妇把它炖了。俺好和大表哥喝一杯,以表达当时在大城市的接待之恩。媳妇就拎着那块冰块子去厨房了,传出来砍柴般的响声。在东北冻鱼容易化鱼难。得拿斧头劈。

    很久没回老家,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大城市生活,坐不惯炕了?大表哥看起来有点拘束。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大表哥却说,啧啧,还是大炕好啊,又宽敞又暖和,这一个炕赶上我那一间卧室大小了。我看大表哥瘦了,说是不是在大城市太忙太累了?吃东西不顺口?大表哥说,还行。我看大表哥有所顾忌,他悄悄趴我耳朵上说,其实在大城市里吃东西太贵,也吃不好。这次回来,并没有赚到多少钱,也没有带年货回来……过几天去你老姨家的时候跟朋友们还说我在大城市里混的还行哈。

    这事咱明白。您放心了大表哥。回来了就好,在家里没哪么多放不开的事情,能回来就好,大家一起多开心。

    大表哥松了口气。现成的菜由我媳妇开始张罗上来了,我给大表哥倒满酒。大表哥一饮而尽,叹口气说,还是老家酒香。我们就照着东北的大土豆子大豆角子的海吃起来。

    第二天,我用俺家的车送大表哥回家,他家离我这里有一段山路距离,平时的小轿车进来都得成“激动车”。到大姨家之后家里已经聚集了好多大姑大姨家的孩子们,也有我下一辈的孩子们,不但会打酱油了,还会告诉路上的朋友说我是出来打酱油的。真是聪明又可爱。

    大表哥从大城市回来过年了,大姨显得好开心。招呼朋友们在炕上吃着喝着,唠着。孩子们也乱作一团的哄闹。显得开心又热闹。大家都觉得大表哥可博学了,谈起来刚刚过去一年的这些事情,什么好傻好天真、零人格、蔑视性沉默、做人不能太CNN……这些事情这些词语听得大家都一愣一愣的。我也听的呆了。我就知道去年春晚一句“这是为什么呢”成了大家搞笑的口头禅。说这句话据报纸上说是带着对世界的疑问,是带着对社会的戏谑般,但说一遍两遍没问题,说多了,听多了,真的就像一块又一块的肥肉塞到你的胃里。何况还是人家小沈阳说的有意思。

    大家还聊起了大表哥为啥没有带媳妇回来过年。大表哥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我在旁边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我告诉大家说,现在在城市里,女孩子都好实际的,而男孩子又比较难以混出房子以及事业,所以,在大城市里30都没有男女朋友的都好多呢,更何况我大表哥这么优秀的,怎么也得挑一挑啊。哪能跟俺们农村似的,才24,生个孩子就会满地跑了。大家都哈哈一笑。不由得对大城市又有了几分不解感。

    大表哥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你太有才了。我心理偷着乐。大表哥早就还和我说了,用个词说就是像他这种人是属于食草族的称作“食草男”——温和、友善、被动、攻击性低、在感情方面,没有很大的成就动机,认为“你爱我很好,你不爱我也无所谓,我不一定需要轰轰烈烈的爱情。”那像农村里,差不多年纪对上眼就结婚得了。一如我和俺家地主丫头,平平淡淡就知道干活、做饭吃,惭愧惭愧。

    时间不早了,告别了一屋子的欢声笑语。留下满屋子的人和对大表哥的羡慕。我开车和媳妇回家陪父母了,今晚就除夕了。我们早早的准备好了饺子馅。边看春晚边包饺子。零点的时候,敬天敬地各路神仙保佑我,伴随我从小就不敢放的鞭炮声,饺子出锅,一屋热气。

    在俺这个白雪覆盖的农村,氤氲着过年的热气,伴随着鞭炮声声,多少人一年的酸甜苦辣,都在那敬天的烧纸中,随风而去并且浓浓的注入了新一年的期盼。我媳妇也貌似有所感触,依在我身边久久也不语。我说媳妇,在农村生活你有没有觉得苦?我媳妇轻轻哼了一声,我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温暖和稳定。在大城市有什么好?过年都不让放烟花呢。大表哥都说了,他喜欢回来过年。

    这地主丫头,还真能整。

  • 大表哥在大城市很好 - [家有表哥]

    Jan 21, 2009

    Tag:

     

    如果按照阶层划分,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爸是农民,我妈是农民,连我对象也是个无业农民。我对象是独生女,虽是农民却从来不下地干活,也不出门,成天待在家里看电视犯困偶尔秀点十字绣,她说在大城市这叫宅女,就是还缺一堆的动漫玩具。可在我们农村,她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地主家的懒丫头。

    我和地主家丫头结了婚,我们有了自己的产业:几十晌土地,双方父母给的,有了房子,平房,也有了车,还是农用的。感谢社会主义好,我们整体属于有事业有房有车一族了。秋收过后,收成不错,有了点闲钱,我们就开始烧包了。琢磨着也赶赶时髦,去全国比较大的城市度度蜜月,我俩还没去过大城市呢,当然,目的地肯定不能跟本山大叔似的去趟铁岭了。

    我拿着红蓝铅笔在中国地图上比划了好几天,研究蜜月旅行的路线,第一次旅行目的地选择一定要慎之又慎。

    我的农村媳妇说,还寻思啥?再比划几天黄花菜都凉了。你家不是说你有个大表哥在青岛么?咱先去青岛奔他不就完了么。那里有山有海的多好,咱也去阳光海滩的浪漫一回。对,我结婚的时候大姨来还冲我们夸我表哥了呢,说他在大城市闯荡,现在也出人头地了,当了报社总编,还在青岛找了个本地媳妇。

    于是我们决定去青岛度蜜月,顺便看看他。我妈说,给你大表哥带点咱这的土特产吧。我说可别老土了,本来咱农村人进城就让人看不起,你再拎两个大鱼鳞蛇皮袋子那不更让人说咱是山炮了。我大表哥现在身份不同了,谁还吃这些土豆子东北豆角啥的玩意啊。人家现在是什么总务了,不对,也不是总统……媳妇说,你猪头脑子啊,是总编。对,是总编。不过总编是啥玩意呢?总是胡编么?

    第一次坐飞机,坐的耳朵还直发涨,晕乎乎的下机之后分不清地界也不敢乱走,便叫了出租车,我听说大表哥住的地方可好了,韩国总统啥的来青岛都住他家对面的楼上。那里有总统套房,我寻思着总统套房咱住不起了,不过那楼上的大通铺也应该差不多有哈。我跟司机说去那个总统住过的的旅社,司机说有这样的旅社么?我媳妇说你可别山炮了,那哪叫旅社呢,现在的不是饭店就是酒店,都带客房的,总统住的叫总统套房,不是谁家都有的。“就去市中心那个韩国总统来住的那个酒店吧。”司机这回明白了,不过我总感觉他好似有话憋屈着想笑。我又不得不佩服我媳妇的知识能力和反应能力,高中学历就是不一样,不像我,初中毕业直接念了家里蹲大学研究水稻专业了。

    到了才知道,这里酒店叫做香格里拉。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楼。在酒店一楼可以随便吃东西,据说是叫做自助餐,撑死不偿命。我俩照着本往死了吃大虾海鲜。吃饱喝足后,换上新衣裳,高高兴兴给我大表哥打电话。

    他很惊讶,我估计是听见老家来人了惊喜坏了,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磕磕巴巴的说最近太忙了,住的地方太紧张,问我们住那儿。

    我媳妇给我使眼色,她说大表哥兴许一位我们是来投奔他的,怕给他添麻烦。
    我跟大表哥说我们是来度蜜月的,顺便来看看他,他一听,镇定多了。

    不一会他就从对面街上鸡飞狗跳的蹿了过来,我们俩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乖乖在门口等着他。只见他上身穿着他高中时候买的破夹克,旅游鞋都看不出本色了。

    他带我们看了著名的五四广场,顺便站那里瞅了瞅令人骄傲的奥运会场地-奥帆中心。站那里看看得了,进门还要花十块钱没啥意思哈。我看媳妇挺想进去看看的,不过他话都撂下了,我们也不好再强求进去。看了看大海,真不浅啊。他还领我们逛了青岛最繁华的台东商业街。我在里面都转晕了,差点走丢了,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里面啥好吃的好看的都有,我见啥都想买,我媳妇也是。走饿了,大表哥说请我们吃饭,我说太好了。

    他把我俩领进一个吃罐罐面的快餐厅,中午吃饭点,人特别多,比猪圈还挤,站那里等了半天才好不容易腾出个位置,头碰头对坐下来。我表哥说要三碗罐罐面,8快钱的就好。表哥说这里的面吃不饱还可以随便加。

    我一看这和饭店里提供的饭菜差距也太大了,不能把钱浪费了,得留着肚子回去吃自助捞本啊。我说我俩不饿,要一碗得了。等饭的功夫,我问大表哥你是总编了,手底下多少人?他说总屁。很气愤的样子。要混到总还得个几十年吧。顺手伸手一巴掌,还有5个人。别提了,又是政治危及又是经济危机,单位基本黄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我觉得有点吃惊,这事到这份上也不太好继续问,于是就说,那你啥时候结婚呢,我大姨说嫂子是本地人,长的可漂亮了,还是公务员。

    他尴尬的摇摇头,没有,别听他们瞎说,你不知道青岛的小曼根本就瞧不起外地人,那嘴皮子挺薄的说话可了不得了。更别说公务员了,买不起房子咋结婚?你瞅青岛的房价都上万了。

    我说那你给我看看嫂子照片吧。

    他不干,我就去抢他钱包。里面没有。

    我这纳闷了,表哥说,没有找呢。

    我问他住那儿?

    他说租的房子,一个月500快钱,还得不包括水电费以及其他乱七八糟费用。

    我说太贵了,在村子里租一户庄稼院一月也用不上200快钱。

    他说跟乡下不能比,500快钱只是半间卧室,其他都是公用的。

    我问他一年能挣多少钱。

    他说一月一千多。一年算起来总共赚两万吧。房租就得基本交光。整体下来还是什么也留不下。

    我的心咯噔的一下,我俩出来一趟,花费相当于他大半年的工资。

    既然赚的不多,回家当公务员得了。

    公务员可不是相当就当的,竞争太激烈了,你瞅这回考公务员的,人山人海的,几千人才考一个,纯是浪费报名费。80呢!就是去偏远农村当村官的大学生都打的头破血流。况且咱也没啥关系。

    他连续加了3碗白面,连汤都喝光了,我们目送大表哥仓皇离去。临走前他还偷偷和我说,下次再来玩给他带点东北豆角啥的,老吃肉也吃腻了啊。

    我不知道原来在城市里东北大豆角子竟然还可以比肉好吃。我俩回饭店把饭菜吃个够本。蜜月结束后,我再也不想来大城市了,我们还是回农村安安心心地当自己的农民吧,多种地,为国家多打粮食。

    我们回家没几天,大姨就打来电话问我们和大表哥见面的情况,她语气中充满了自豪,问我们大表哥可好。

    我说好,大表哥在大城市一切都很好。

  • 木钱木钱回切过年 - [家有表哥]

    Jan 16, 2009

    Tag:

    超强的初中语文读本

    去年坐电脑前面往搜狐博客上打字,今年还是坐这里打字,只是换了个博客。

    年年年过,总是有说不完的过年这点事。想起来也是,同样的一天24小时,放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里,大家的神经里便注入了哪么多情感因素,于是,年便变得忙碌红火起来。

    回来之后也没干多么点活,一是插不上手,二是不吩咐便不知道要干点啥。于是就这样尴尬的上上网,讪讪的刷刷碗,东西南北扯一通……抠抠索索的,最近还是抠出了点新感觉。

    【农村年集】北方农村的大集。老百姓把自己家里自己种的吃不了的摆出来卖,当然现在基本上是发展成了一些专门贩卖,到处赶场子,以此为生的。今天我就陪姥姥提着篮子,又逛了一次大集。

    无非就是在一片砍到的小树林里,大家乱七八糟的排开自己的那点菜啊肉啊的。小时候的时候觉得好大人好多,逛花了眼。现在站在那里竟然一眼就望到头了。恩,自己长高了吧。都一个村的,逛起来就基本上熟人加熟人,当然,常年在外的我是不知道谁是谁的,老尴尬在那里。买菜的通常都会打招呼,说点过场话,看见我就说:哟,上学的回来了啊。我鼻涕差点再次喷涌而出。哎,走到哪里我就是个学生样啊!于是躲家里不爱出门了。

    集市的格局总体不变,西边卖衣服鞋袜,东边卖肉以及糖果,北边卖布现在买布的人不多了于是演变成为买鱼虾以及现场熬制羊肉汤的,南边买一点五金用品。中间就是蔬菜为主了。

    卖年糕的还是在老位置,几十年未变。一个自行车,后面一块板,上面好厚一层年糕,内有红糖以及红豆之类。小时候看见就拔不动退,也是吸引我去人海茫茫的赶集的最大动力。当年只吃一刀,五毛钱,后来有一次买了快7毛钱的吃不掉又怕浪费硬吃下去之后直接导致内伤了。从此之后看到也没有兴趣了。去年过年的时候在日照购买花卉期间看到了一个推车卖的,突发奇想尝尝,一刀2块钱。3口吃掉,也没了小时候的那般香甜。

    有时候赶集就要个你来我往,赚个吆喝。这个怎么卖?哟,大娘,我卖22,您买就便宜点,给你算20~ 想起来挺有意思的。城市中的超市都明码标价,贴在菜上,大家自己拿自己的,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只是通过机器付钱就行了。方便了大家的同时也无形的隔阂了彼此的交流。在城市的老人们逛超市也表达了自己交流的渴望,在家乐福取了一瓶羊肉酱,旁边的一老爷子请求我帮他看看生产日期是多少,我帮他看了,他也告诉了我们他的经验:羊肉酱的不好吃,你看这里这么多羊肉酱,就牛肉酱的没几瓶,为啥,牛肉酱的好吃啊,我都试过了的。还有,这瓶子与瓶子的生产日期还不一样呢,别拿到过期的了!我仔细一看,果然如此,日子差了好几个月呢。于是对善良的老爷子感谢万份。老爷子也很开心。但是这种超市的交流如今能有多少呢?超市人声鼎沸,到头来还不是基本没交流,自己拿自己的。

    小时候每年过年的这趟大集都是自行车的存放高峰。我爷爷会帮人看自行车,一辆2毛钱。我是看车主力以及完工之后整理毛票的唯一授权工作人员。后来随着自行车的越来越少,看车这一出也慢慢消失了。我也再也没有站大街拿个粉笔吆喝人放自行车这一出了。


    【睡前的书】回家之后还是延续了自己的小生物钟,早上十点才能勉强爬起来,晚上不过12点那就不算进入睡觉意识。可是回来之后没有暖气,冻的我12点脚丫子都会掉了。只好被逼钻进被窝暖和,那就看书。书甚少,翻箱倒柜的都不见了。于是把不多的几本给放在床头:《三毛文集》这是在江西的时候晚上拿石头的书,顺便给带回来了。《电视制作手册》刚刚让表弟从南昌给带回来,不实用的居多,看的非常费劲。《古文观止》高中的时候买的盗版书,盗的字体模糊还有错误,看的我一个上火。外加刚刚翻出来的初中课本辅助读物--《自然读本》。

    翻了几下《自然读本》后,大吃一惊!这读本里面有新闻访谈,有公文写作,有人民日报答读者问,有优秀广告词赏析,有科技说明文:多媒体-改变我们生活的天使,有中央电台“午间半小时”,有诺贝尔文学奖演说,有大学生自述,学习方法,微型小说,小品,诗歌,散文,文言文,名家读后感……除了中学生习作三篇这个栏目外,其他的都让我差点震到。这那是什么初中读物?简直读完这本书你就直接可以文学学士毕业了。

    回想当时初中时候,光课本里面的那些需要读的课文就让人焦头烂额了,发的这个读本老师都未曾重视过,基本上等同于一本又厚又没用的书,连同一些不经常用的书直接收到课桌最深处。当时我会在周末很无聊的时候翻看一番,不过当时看这种书就好似现在让我看生物学研究论文。没兴趣不说,也不懂在说什么。现在记忆尤深的是读本里面一篇《脸色苍白的伙伴》当时读了有很多次。其他除了笑话之外基本上没有读也没有印象。

    现在大学毕业了,做了文字工作者,我才到达拥有阅读这本书的能力。且说这里的《访美籍华裔青年张仕波及其家长》,美国作者的《奥斯维辛为什么没有新闻》《答人民日报读者问》这几个文章,直接可以上升到培养年轻记者的档次上。这些文章放大学里面我都可能不会去读,但是因为现在做了记者行业,才突然被这本初中的书给震撼到。于是看了一下这些编前话,以及对这些90年左右的这些编者肃然起敬。他们才是真正走在了文字前沿上并关注中国文化事业的培养啊!而当时有几个人能感觉到呢?我靠不能再说了,这样说下去我的身份好似老师了?!既然如此,在此就转发一篇老师的调查思考报告:《切莫冷落小学语文“自读课本”》。或许那个老师需要看看呢。哈哈。

    我去楼梯底下,把蒙蔽了多年灰尘的打包的书又翻了出来。准备好好读读这些“初中没法读大学后才发现是宝贝的读物”。另外,我要再读四大名著(红楼梦先放放再说我现在阅读能力停留在初中水平呢)。

    翻看灰尘之中并同时发现了初中时候的同学贺卡五张。上书:我的朋友,成功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另一上书:礼物虽小,送的太迟表达着我对你的真挚友情,祝你天天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展开理想的翅膀飞向蔚蓝的天空祝期末考试取得好成绩,希望我们永远保持联系。结果呢?我感慨当时多么纯真的友情,并十分纠结命运在自己手还是命运自己无法掌控,同时记得当年期末成绩也没有多好,收到他这个贺卡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