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录2015年。 - [大记事]

    Jan 1, 2016

    Tag:

    好像刚刚放下2014年总结的手机。

    如今又到了2015的总结时。借用同事在办公室的呼喊:天哪。太可怕啦。

    今年这一年来,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脚印,只是一步步碎碎地陪着同样走路碎碎的儿子。

    从生活上讲,儿子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除了工作的时间。

    从冬天到夏天 再到冬天。每天固定又有逻辑。

    他每天7点左右起床,吃饭玩耍,从爬到现在的奔跑。

    中午午睡,晚上九点左右准时睡觉。

    我的生活则是早上九点起床 陪玩 或者楼下或者家里

    中午他午睡后 我就去上班 晚上回来他就睡了。

    一个安静睡觉打呼噜的小猪在身边。

    楼下的树,我看他绿了又黄。一年就这么快。

    时间,催肥了我,催老了我,时光体现在孩子身上,也体现在我脸上。

    今年一年来 最不好的事情体现在考试上,全年几乎没完成过一个顺利的考试。

    工作也丝毫没有跨越。

    总有不如意,却也更多欢喜。

    希望2016能稳中求胜。

  • 在最好的年纪里 - [大记事]

    Jul 14, 2015

    Tag:


        在最好的年纪里,我们遇到了谁。时隔多年,回忆曾经,沉淀下来的是甜蜜,还是厌烦,还是一点点淡然?
        从搬家,到更换内存卡。总是点点滴滴挖掘出不少你们的曾经。我觉得,那时候,是众人们最甜蜜的时候,而我当时,可能是最悲苦的时候:一无所有,浑身破破烂烂而不觉,浑浑噩噩无头绪。自内而外的农村大表哥。
        生活的脚步催促这我停不下脚步,静不下心。偶尔的思绪也送给了失眠,一睁眼便又进入无止境的忙碌。但这种忙碌是有回报的,孩子在长大。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是怀旧的类型,我希望能留给大家一份美好的回忆,但对于我来讲,我真的真的很难受,看到在那最美的年龄里,你不属于我,而我又真的真的很幸运,在我最破烂的时候,自愿成为了我一生中的陪伴。
        我是那么怀念,在那个10至11交接的飘雪的冬夜。
        写在结婚三周年之前。
        另外,回头看看,这或许的确是有史以来最土的一束花了。而我当时也不觉。

  • 写在儿子一周岁 - [大记事]

    Mar 15, 2015

    Tag:

    还有几天儿子就一周岁了。日子这么快,真让人有点手足无措。

    每当晚上失眠,这是回忆自己的最好时候,耳朵里塞个音乐,任思维飘回很远。

    我想起08年的单身狗日子。现在我都能反刍出来那时候单身的悲伤。

    周末一个人海边搭个帐篷,洗洗海澡,别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忧无虑,潇洒自在。

    可我现在还能嗅到当时看到石头上的情侣穿着情侣衫我当时身上的那种酸味。

    简直内心的酸溜溜能把自己委屈死。我多么渴望也有个人和我一起穿着情侣服走在海边!

    后来,我做到了。穿着情侣服走在栈桥上,身边的小朋友说快看双胞胎。那种清风一扫多年内心的酸楚和压抑。

    日子太快,一杯沧海里的茶叶味道还没散去,儿子都马上要自己跑了。

    再过几天可以打酱油了。

  • 过年。 - [大记事]

    Mar 11, 2015

    Tag:

    今年过年,我开车回家,老婆孩子没回。

    原因很简单,家里冷,老婆孩子回家遭罪。而我,一年到头,得回家陪陪老人们。

    忙碌一年,难得有个放空自己的时间。这次算最难得的了。

    家里搬了新家。父母欢天喜地给玻璃贴窗花,我拍了下来这个瞬间。

    爷爷年纪大了,想重孙子,只是埋怨我为什么不带孩子回来看看呢?后来走的时候又说,其实不用非得过节才回来,平时也近嘛。

    奶奶家门口又挂上了久违的光荣人家。

    家里有当兵的才给挂。爸爸二叔小叔都当兵,我小时候年年挂,到我这一代,我没有当,而机缘巧合,我妹妹竟然当上了。

    很久都没有了的踩高跷今年又出现了。

    我还跟我小时候那样,跟在他们后面看,只是现在的我,走得比他们快很多。再也不怕跟不上了,而且我还可以抽空顺道拜年。

    去了善和家。看了他女儿。久违的县城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曾经初中住过的楼,也成了旧楼。曾经让人绝望的大坡,如今只需要轻踩油门。再也没有生锈自行车刹车的刺耳声。

    回家之后,儿子惊喜地从窗台奔向我,抱着我。我本以为他不记得我了。他的行为令人震惊。

    日子充实而简短。温馨也温暖。

    新的一年,告诉自己,不要急躁,随遇而安。

    是的。

  • 记录2014. - [大记事]

    Jan 17, 2015

    Tag:

        高烧退却的儿子睡得沉稳。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下午大家跟着儿子狠狠补了一觉。晚上,我睡不着了,带上耳机。久违的安静环绕了我。我开始回忆我的2014年。

        随着日子越过越快,在30岁这个节点上,事情也越来越多,年轻时的那种自由自在便随风飘扬了,但现在的日子过得踏实,不再有轻飘感。

        2014年,从过年开始计时算起,那时候妻子已经怀孕近七个月,爬楼很累,睡觉憋气,每天只能侧卧在床喘粗气,我则每天睡前看看故事书,按时给大肚子上抹上防止裂纹的

    乳液。时间进入3月,临产也进入了倒计时,我开始做好一切随时生产的心理准备,但这孩子偏偏你着急他不急,都到了预产期了,还没有丝毫的反应,在里面呆的还挺安稳,都

    超过预产期好几天了,我愈发着急,但这时候妻子还跟没事人似的,带我们去逛商场,吃火锅,结果在把钱包丢了,一顿着急之后,好在又找回来了重要证件,损失了一点钱,幸

    运的是住院的证件都回来了。否则补办起来那可就麻烦了。为此我们又去逛了一遍商场,解解恨。

        时间进入3月末,总不能一直拖延,去医院检查,医生建议直接住院吧,现在床位紧张,在一阵忙乱之后,把所需要的东西搬进了病房,安心住下,检查过后,医生说时间拖太

    久了,建议人工破水。次日,破水后的妻子肚子小了一半,进入待产室等待,并打上了催产针,这玩意可不好受。阵痛开始袭来,从早上开始受罪,只要看到悬挂的仪器的数字一

    上涨,那必然会随之而来一阵剧痛,妻子便遭罪一次,5分钟后,刚缓一口气,数字又上涨,再疼一遍。医生不时过来检查,有没有要生产的迹象?没有。就这样,一遍又一遍重

    复,天黑了,进入了晚上。阵痛开始加剧,但始终达不到顺产要求,大家都急得要命,却又帮不上忙,只能看着妻子痛苦,痛苦、就这样循环到最后,我几乎都呆滞了。就这样折

    腾了近乎24个小时,条件还是达不到顺产。医生说这样只能明早剖了,本来还坚持顺产的意见,在这24小时的折腾中也进入了妥协,剖,必须剖!好在有了盼头!不必再无休止等

    待了!

        第二天一早,妻子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在门外等。一会儿之后,护士抱出来一个孩子,我伸长了脑袋,不是,旁边的人迎了上去,推着孩子母亲河孩子上楼了。又一会儿,护士

    又抱着一个出来了,我还没伸头看看,就上楼了,心里打鼓,这是我的吗?可孩子妈妈没出来啊,孩子应该跟妈妈在一起呢吧。好,妻子被推出来了,我们马上接手往病房推,可

    孩子呢?护士说先上去了!回病房一看,嘿,好家伙,早在篮子里窝着呢,眯着个眼。

        好好好!好好好!顺顺利利就好!终于可以放心了!

        接下来便是常规护理,这几天就是扶着慢慢走一走,恢复一下。喂奶,收拾,大家都忙成一团。晚上家人轮流值班。

        几天之后,可以出院了,小家伙又因黄疸多照了一天蓝光灯。

        出院那天,天空蒙蒙细雨。整个世界干干净净的。
    .........................................

        儿子在成长,再也没有时间写东西,连记录的时间都很难有,幸亏有随时可以拍照的手机和相机设备,记录了他的成长,可以回头再翻看。

        孩子长得很快,大家处于一种累也开心的状态。早早就翻身,爬动,扶东西站立,越来越皮,但这是健康的表现,大家都很欣慰。期间我们买了家庭的第二辆车,道奇。

        时光一转眼,儿子就9个月大了。褪去了月子孩的那种柔弱,进入了呆萌的小状态,虽然有时候也淘气得让人烦躁,比如吃饭不老实,但总体还是呆萌可爱到不行,我们带他逛

    商场,玩了声光电。

        时间进入2015年,1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我们下班回家,儿子有点发烧,本以为只是偶然状态,因为我们白天很谨慎,很少带他出门受冷,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还真烧起来了

    ,第二天高烧持续,大家开始紧张,秉着医院病毒太多少去的原则,我们没有去医院,但同事还是建议去医院一查。查了血液,有两种可能,一是要出疹子了,还有就是现在的流

    行病毒感冒,都不能确认,只能观察。

        儿子受罪了。高烧让他哭闹,吃不下奶,我们在他身边,感受到他不稳定的温度,有时候温度窜至近乎40℃。这家人的滋味都不好受。不断物理降温,退热贴,酒精,热毛巾,

    轮番擦拭身体。实在太高了温度,就吃一点退烧药,药一进,热度就降低,几小时后药效退却,热度再起。吃不下奶,吃了会吐。妻子急得几天都睡不着觉,我也着急上火牙龈肿

    起,后背酸疼,去推拿排了一身的罐子,拔出一身紫豆子。

        高烧进入第四天,不烧了。退了!正当我心情放松,感慨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的时候,妻子发现儿子开始发抖,那时候是半夜12点半,急得跺脚,紧急开车去医院,后来发现

    没什么事情,或许是被发烧产生的口腔鼻腔粘液堵住了喉咙,出门时吐出了一点,缓解很多。

        16日晚,洗澡后发现身上有疹子冒出,可以确定要出疹子了,我们终于缓了一口气,儿子也开始进奶。睡得还算踏实。

        于是我起身,写下这篇记录。算是对整个2014年的记录。

        我的2014,就是在孩子的尿布和欢笑中度过的。

        期间,我过了30岁的生日,我儿子陪我过的,赶上了。

    ------------------
        关于记录,总是很流水。但我觉得,平凡如水的生活,就是我当初想要的生活,就在这个平静的深夜,我一如当年我在租住房里,半夜被心中的感触所激发,起床写下一段文字

    。以便以后翻看。

        以前的老友们,也都进入了家庭生活,他们或在和妻子过着欢乐的二人世界,或跟我一样在享受着萌宝的快乐,不管如何,我们的生活都在美好地进展着。我希望2015年大家

    都好,我这几年,每年一件大事情,过得充实而美好。只是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不管如何,我只是喜欢这种半夜记录自己的感觉。

        新的一年,老家的父母也搬进了新家,妈妈再也不用因为马路的车辆而睡觉不好,再也不用因没有一个像样的厨房而懊恼。新的房子,新的电视,新家具,一切的一切都是新的

    ,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而我,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也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尝试,我今年考的公务员成绩比以往都高一点,但还是距离顶尖高手还是有太大的差距,今年的中纪委没

    有进入面试,但我只是希望自己能保持着一份进取的心,结果什么的,那就随遇而安好了。

    ------------------
        儿子很坚强,我很欣慰。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发烧,我们很着急,但他给了我一些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虽然难受,但他还是借助着每一个高烧退却的空隙,努力奔爬在阳光下

    ,微笑着,掀翻每一个他能够到的瓶瓶罐罐。

        儿子,好样的。我喜欢。2015年,你马上就会走路,上桌吃饭、出门旅游……你会有太多太多的惊喜带给我们,带着老爹一起奔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