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俯瞰青岛。资料图片 - [流水账]

    Feb 27, 2013

    Tag:

    俯瞰青岛。资料图片。

  • 体检记 - [一个故事]

    Jan 11, 2013

    Tag:

    2005年左右,赣州某山头。(翻拍老照片)

      当那三个字从体检医生盖住大半个脸的湿哒哒的蓝绿色口罩里嘟囔出来的时候,我正努力扭曲着自己的躯体,把肥胖的肚皮上的脂肪从中间甩到左侧,把右腿压在左腿上,露出白不白黑不黑但是很厚实的右腰给他。而刚刚我刚做过相反的动作。“不可能啊!我不喝酒啊!”这是我第一反应,刚刚扭曲的身体突然就僵硬在了那里,就跟一条吃过一只羊但还没消化而僵死的胖蛇。
      很显然,那绿色口罩并没有再说什么。我的眼睛则瞄向了仪器。里面黑乎乎一片,只有一个个有白边形状的物体在里面蠕动。我知道,那就是我的心肝脾胃肾其中的某一项,从我现在的姿势来猜测,应该是右肾。
      幸亏,这次绿色口罩没动弹。两年前的另一位医生说我肾里面有石头,吓得我不轻。而一年前那次体检没有说石头的事情,我宁可相信,我应该是好了的。那次也之后也养成了一个好习惯:早起先喝水。然而,病灶转移了。
      口罩很不耐烦得呼喊下一个。我起身用纸巾擦拭着身体,上面有一层黏糊糊的液体,弄在身上衣服上,让人很不爽。检测医生后面有另外一个绿口罩,但是她明显心思不在这里,而是在看一本小学生书籍,应该是晚上回家要辅导孩子的吧。她或许听到了前线的声音,在我的简历上胡乱划拉了几个字。
      她并没有当时给我,我以为检查都做完了就留给她了,直到我想去吃早餐的时候,看饭盒的人鄙夷地说:“你是不是昨天来过,所以今天没给你?”没有简历,就不能进去吃早餐,为了吃那几个鸡蛋,我又折回去找。果然,是她忘了给我了。
      简历被丢在了门口的抽屉里。
      只见检测情况一栏里虱子爬一样的写着几个字:脂房干。
      仨字写错俩。我不相信你是故意的。因为检查人这里的字根本连虱子爬的都不如。好像画了几个不规则的圈。
      “遍寻不着,犹叹当年小蛮腰,空余恨,一身五花膘。”这是这几年来我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大学毕业后,更尤其是结婚之后的这半年。
      早在高中的时候,学校抓得严,时间又紧迫。好像从来就没吃饱过,早上睡眼惺忪跑完早操,正好热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食堂抓一个火烧,中午早早在座位上等待铃声,好像枪响一般冲刺出去,经常被等在门口的班主任抓回到座位上,下午也得狂奔,但是要比上面悠闲一点。课桌里经常塞满了让走读的同学给带来的大饼,还有一罐得利斯猪肉酱,那时候老干妈牛肉酱是极奢侈的东西。每到第三节课,正好是饿的时候,就低头在课桌里咬一口蘸满酱汁的大饼,然后用书本盖着脸,仔细地咀嚼。通常,一块大饼够听三节数学课的。
      晚上,坐着宿舍的床上,光着膀子洗漱回来,大家都是拍拍扁平的肚子,然后自己捏捏,看看有没有腹肌。
      直到大学前的一个暑假,在家中好吃好喝之后,一个午后,我站在镜子前面,看到了自己的肚皮,我想,以后的某天,我可能真的会有肥硕的肚皮。
      真准。
      大学的时候饭菜还是并不合口味的。南方的米很柴,辣椒很湿,馒头是甜的,包子素到了老家,只有粉丝,偶尔有肉的那种,又油腻得让人想到了死猪肉。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阻碍肚皮的发展,辗转4年之后,毕业前看看刚到大学的时候的腰,还是感慨,胖了。
      其实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只是开始。一切的无法控制都在毕业的那一年。刚参加工作,加上良好的身板,再加上不知天高地厚,凡事有饭局,必然拿出“咱山东人喝酒不能掉架子”“喝到一片算一片,自己坚决不能倒”,一人挑7个。3个月后,刚买的牛仔裤只能提到大腿的一半处。
      寻思瘦瘦再穿,裤子不能浪费,直到现在,还真是浪费了。
      浪费的不只是大学的裤子,现在通常是去年的牛仔裤,过个季节再穿,就塞不进去腰了,能塞进去的也不能系腰带了,系腰带的就坐不下了。现在我买裤子,通常都会首先考虑一个极重要的事情:不要勒。
      没有束缚的腰,就跟没有束缚的气球一样,充了起来。
      从体检中心出来,内心十分郁闷。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每次都吃12分饱。吃完不是躺着就是坐着。或者直接睡过去。
      吃完午饭睡觉,起床上班坐着。晚饭坐着吃,吃完继续坐着。
      回家吃夜宵,吃完就睡觉。一天三顿,吃完都不动。那可不是肥胖,那可不是脂肪肝是什么!不喝酒又能咋地。
      只能赖自己。
      当夜,我搜罗了一堆资料,肉吃几克,菜吃几两,一天几个鸡蛋,如何食补,如何控制。如何锻炼。总之人家的建议就是:管住嘴,多动腿。
      早知会胖,何必吃多。微博不是有个段子说了吗,“人生吃饭共9吨,谁先吃完谁先走。”或许我前30年都吃了8吨了,但是我决定,最后那一吨分成70年来吃。

  • 2012年结束了。玛雅人跟我们开了个玩笑。2013年如约到来。
    又到了回顾总结的日子。
    这一年回顾起来可不得了。
    平平静静走过上半年,于8月12日那天热热闹闹地把我的爱人娶回了家。

    从此,家里有了漂亮的娘子陪伴。
    我们把阳台上种满了各种绿叶植物和精美的多肉植物。
    我们把书房的桌子上摆上了晶莹剔透的鱼缸和生机勃勃的小鱼。
    我们把餐桌摆上香槟,把茶桌摆上绿茶红茶菊花茶。
    2012年的最后一个周末。
    娘子亲自下厨,牛排、意面、果盘和香槟。
    就跟所有书里写的那样——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如果说,要给未来许一个生活的心愿:
    我想能在不久的将来
    能更加和和美美
    给我添一个漂亮的小豆儿给我抱
    真心期待有个女儿。
    (*^__^*)

  • 哦,好多的云之笔记 - [一个故事]

    Dec 30, 2012

    Tag:

    博客记录了2008-2012年的很多东西。该收拾一下了。

    没有什么精品内容,但我还是打印出一份。以当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