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没有来-新生 - [大记事]

    Dec 24, 2012

    Tag:

    玛雅人忽悠了我们。

    末日没有来。大海没有从高山上涌入。

    太阳照常升起。照在我惺忪的眼睛上。

    一切都是新生。

    12.24日。圣诞节。

    一切从头开始。

  • 不更新了。 - [大记事]

    Aug 12, 2012

    Tag:

     

     

    结婚了。

    幸福过日子,不更新博客了。

    发布时间改为结婚日。

  • 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 [一种情感]

    Jul 11, 2012

    Tag:

      最近跳楼自杀的新闻有点多。刚刚还在忙着看青岛一初一小姑娘因为不堪家 庭暴 力选择跳楼自杀,留下三页遗书令人唏嘘。结果来单位突然传来一消息说,曾经一同事许竟然在北京选择了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7月8日,凌晨。
      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这种发生在熟悉的人身上的自杀事件,是我遇到的第一起,那么强烈的震感。明明上次刚刚在北京吃了麻辣锅,吹了牛逼,怎么这次再来消息就是这样了呢?试着翻出手机通讯录里面的号码,竟然拨通了,对方是他的家属,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不该说啥,对方只是说了句,哎,想不开……
      从开始认识算起,那是08年的7月。青岛的浒苔刚刚开始泛滥,山东商报在青岛的百盛落足,本人也开始正式涉足真正的都市报的媒体生活。那个时候,说是在中央媒体干过,其实哪会写什么稿子,一切都是零。每天靠天气度日,但是终究很勤快地忙碌着。那时候有几个主力干将,除了几个有丰富经验的主任记者,其他都是小屁孩,啥都不会但是特有冲劲的那种。许在其中,算是佼佼者。从根本意义上来看,他并不属于小屁孩,先不说他多大年龄,光从外表看来,都会以为他是社会上混了很久的那种老记者,牙齿乱糟糟,全是烟熏的那种脏,每天烟不离手。当我还不知道稿子是怎么变成铅字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就开始基本占据了商报在青岛的所有重头版面,各种建筑工程,各种规划设计,这些稿件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报纸上,当时我很奇怪,人家咋就能弄到线索和新闻呢?
      由于当时同在时政部,彼此也迅速熟悉了起来,我也略微从各个人的嘴里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比如他曾经在某个报社干过,有经验,更重要的是也有和他分享稿件的同行。在奥运会进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拿出了一个完整的策划,天气,市政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一次大的深入探访,见报之后的第二天,半岛也拿出了同样的几个版面,当时我们挺高兴,在这个策划上,我们的确走在了半岛前面一步。
      部门开始小聚,就在延安三路的菜馆里,我们在外面的露天下,整个时政部的人都凑在了一起,可以好好认识认识了。那时候,许喊我军哥,来一杯,我很诧异,结果他说他才是86年的,令我诧异。觥筹交错后,我和他一起步行往家走,他在告诉我他住湛山里面,于是就路边作别。
      之后不多久,商报就出现了严重危机,大家也开始各自分飞,有招使招。大家回家的回家,考公务员的考公务员,换工作的换工作,互相联系也开始少了。就这样,一批人慢慢地越来越散,直到有一天,群主一下子把群解散,很多人再也凝不起来。有几个相处的好的,都是私下联系着,偶尔聚聚,玩玩,唏嘘一番。
      就这样分开很久。就如我博客里记录的那样,2009年5月,我基本卸下了所有的工作,重新找工作,那时候我又到了一次济南,参加电视台的考试。从电视台出来,我顺路从一个小道插入与经十路平行的新闻大厦附近,见到了很久没见面的张和许。张和许都是济南人,大家能聚起来挺开心,张脸上的痘痘消失了很多,果然还是在家好,她说她回到济南再也不那么累,在一家报社混着,天天和医院整医疗广告,临走还让男朋友来接,生活看起来顺风顺水,而许当时还是在抽烟,饭桌上还是在扯一些我并不关心的一些事情,好像是和某某打牌输了多少钱之类。临走他送我去车站,我记得我当时没零钱,于是我们去了路边一家便利店,他买了一包烟,说零钱给我,我说不用,我买了3块棒棒糖,正好找3块钱零钱,我记得我当时还说还是山东好,不买东西换零钱都行,在南昌你不买个口香糖他绝对不会单独给你破开零钱的。我们一人吃一块棒棒糖,聊着天走着,他说了好像父亲生病,家人非得逼迫结婚,自己有点烦,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说过几天去北京混混,我只能感慨一番不容易,车来了,挥手上车再见。
      他还真去了北京,做了一个杂志,是科技什么杂志我不记得。虽然qq经常看到,但是并不说话。2010年那个正月十五,我笔试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去北京面试,我给他说我去北京,他说来了给他电话,他请我吃饭。
      根据我博客记录,那次行程的确非常紧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上午面试,面试结束后,我就穿着西装西裤皮鞋,在他的短信指导下,辗转乘坐地铁,抵达了那个我非常陌生的地界,在一个半居民半住户的楼里,终于找到了他的办公地点。办公室就是普通居民楼改的,楼道黑乎乎,我先暖和了暖和身子,去厕所撒了尿,然后坐在他办公室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问他这里的人都是哪来的?他说都是他招来的,包括业务和财务,他俨然是一副老总的样子,我进门直接喊找许xx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屋里的人都恭敬地喊他许经理,而我就大摇大摆进去了,觉得还挺有面子。他对我很有信心,鼓励我说这次面试绝对没问题的,说不用多久大家都在北京混了,到时候腐败可以找我了。我笑说如果真那样就好了,他再次说没有问题的。我说早上起来太早,面试一上午好累,先在沙发休息会,他说你休息,我上网打牌。休息了一个小时,我起来,他说,走,去楼下吃饭。
      那顿饭点了一个巨大的麻辣锅,里面有辣椒和各种杂乱的东西,包括鱿鱼丝牛肚等玩意。还有老醋花生,两碗米饭,两瓶啤酒。期间,他的主要话题还是围绕他在北京的光辉事迹,例如他去过各种夜总会,见过各国的美女陪酒,当然都是跟着人家去混,包括天上,人间(敏感词?!)都去过。我只能感觉他的生活我真是不懂,也不敢多问。吃完了午饭,我离开,再找别的饭局了,临走他还说,2月后见!没问题的!
      我带着他的自信和祝福,就这样的落榜了,这倒也没什么。我发短信给在北京照顾我过的人,告诉他们不好意思,我落榜了,许宽慰我说北京就那烂样,不来更好,不要当回事。自此之后,再无联系。我也踏踏实实地在青岛落地生根,埋头工作。
      直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去qq里问曾经的同事,很多人比我早知道了,很多人也不知道,大家都唏嘘不已。
      现在的同事徐,是许当时的同学也是同住的伙伴,他前几天消失了3天,今天回来了,从他那口齿不清的嘴里了解到,他是去许家了,是去慰问还是去讨债,这个我不能深究,反正是去了,或许是一方面去慰问一下,一方面想看看自己曾经借出去的钱有没有可能回来,结果并不好,他很不开心,因为许的父亲有病,许的爷爷对徐说,若不是你借给他钱,他就不会去赌球,就不会输了很多钱想不开才跳楼。徐觉得他爷爷这样的确有点无理取闹,当时借给他钱,只是担心他生活出现困难,哪能知道他去赌球呢?这怎么能把许的死赖在我头上呢?但是鉴于爷爷失去了大孙子,心情可以理解,这个事情就先放放再说。
      事情到此,基本就算告一段落,从以前主任的空间里,可以得知更多他生活里的东西,但这也只是现在知道,只能算对他人生的一个补充了解了。在他的qq上,签名写着 三生缘——兄弟。他的qq微博的最后一条,是转发了一个小游戏:看看你的前世是怎么死的。谁知道,这个只是拿来笑笑的小游戏,如今竟然变得如此沉重。我不知道你前世是怎么死的,如今,你却以这种行为告诉了我们这些朋友们,你今世是怎么去的。
      这不是什么故事,这是一个悲伤的事情。但愿你在那边,从此没有压力,能无忧无虑地活着。
      另外,有件事情,我想你走太快没来得及知道,那个曾经帮你开车搬家,捂着鼻子嫌你屋子脏乱差,也是你曾经说是你在青岛的第一个好朋友的那个小姑娘,如今已经是我的法定妻子了。我们8月结婚,希望你在那边能知道,能给我们祝福。

  • 时间对比 - [大记事]

    Feb 23, 2012

    Tag:

    左边是2009年10月21日。

    右边是2012年3月23日。

    特此记录。

    http://bilixing.blogbus.com/logs/48873827.html

  • 2012的烟火 - [流水账]

    Feb 12, 2012

    Tag:

    2012年。竟然非常想放烟花玩。

    先画个2012。

    再来个璀璨的

    这是画了个同心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