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没有来-新生 - [大记事]

    Dec 24, 2012

    Tag:

    玛雅人忽悠了我们。

    末日没有来。大海没有从高山上涌入。

    太阳照常升起。照在我惺忪的眼睛上。

    一切都是新生。

    12.24日。圣诞节。

    一切从头开始。

  • 不更新了。 - [大记事]

    Aug 12, 2012

    Tag:

     

     

    结婚了。

    幸福过日子,不更新博客了。

    发布时间改为结婚日。

  • 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 [一种情感]

    Jul 11, 2012

    Tag:

      最近跳楼自杀的新闻有点多。刚刚还在忙着看青岛一初一小姑娘因为不堪家 庭暴 力选择跳楼自杀,留下三页遗书令人唏嘘。结果来单位突然传来一消息说,曾经一同事许竟然在北京选择了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7月8日,凌晨。
      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这种发生在熟悉的人身上的自杀事件,是我遇到的第一起,那么强烈的震感。明明上次刚刚在北京吃了麻辣锅,吹了牛逼,怎么这次再来消息就是这样了呢?试着翻出手机通讯录里面的号码,竟然拨通了,对方是他的家属,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不该说啥,对方只是说了句,哎,想不开……
      从开始认识算起,那是08年的7月。青岛的浒苔刚刚开始泛滥,山东商报在青岛的百盛落足,本人也开始正式涉足真正的都市报的媒体生活。那个时候,说是在中央媒体干过,其实哪会写什么稿子,一切都是零。每天靠天气度日,但是终究很勤快地忙碌着。那时候有几个主力干将,除了几个有丰富经验的主任记者,其他都是小屁孩,啥都不会但是特有冲劲的那种。许在其中,算是佼佼者。从根本意义上来看,他并不属于小屁孩,先不说他多大年龄,光从外表看来,都会以为他是社会上混了很久的那种老记者,牙齿乱糟糟,全是烟熏的那种脏,每天烟不离手。当我还不知道稿子是怎么变成铅字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就开始基本占据了商报在青岛的所有重头版面,各种建筑工程,各种规划设计,这些稿件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报纸上,当时我很奇怪,人家咋就能弄到线索和新闻呢?
      由于当时同在时政部,彼此也迅速熟悉了起来,我也略微从各个人的嘴里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比如他曾经在某个报社干过,有经验,更重要的是也有和他分享稿件的同行。在奥运会进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拿出了一个完整的策划,天气,市政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一次大的深入探访,见报之后的第二天,半岛也拿出了同样的几个版面,当时我们挺高兴,在这个策划上,我们的确走在了半岛前面一步。
      部门开始小聚,就在延安三路的菜馆里,我们在外面的露天下,整个时政部的人都凑在了一起,可以好好认识认识了。那时候,许喊我军哥,来一杯,我很诧异,结果他说他才是86年的,令我诧异。觥筹交错后,我和他一起步行往家走,他在告诉我他住湛山里面,于是就路边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