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收拾照片了 - [流水账]

    Jul 17, 2011

    Tag:

    房子快要好了

    该拿出时间整理照片了

    将时光的碎片,镶入照片墙。

    青岛,雨后,某老楼片区。

     

  • 周末的一抹宁静 - [流水账]

    May 8, 2011

    Tag:

    我向来很喜欢夏日的午后。因为窗外有窸窸窣窣的人声。小时候的时候,睡到自然醒的下午,可以起来擦擦满脸汗水,然后在大树下,吃一块冰西瓜或者一个雪糕,再去小伙伴家打会扑克牌。

    那种场景经常会让我恍惚。这个周末,天并不热,本应该在外面欢乐地玩耍,我却不能,因为要考试了,虽然心里没底,但是也不敢妄自自暴自弃,看一点是一点,哪怕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内心,哪怕是其他任何理由。看着看着书,我便困了,于是顺势躺下,等醒过来后,可以看到明亮的窗外,软绵绵地起身打开黄桃罐头,耳朵里塞上耳机,听一首歌曲。虽然还没到夏日,但是我还是喜欢。

    而克拉,就安静地睡在我身后的床上。听着均匀的呼吸,我很欢喜。然后等她起身,和我抢黄桃吃。

    虽然我想出去草地抠鼻屎看太阳,但是现在的生活也是非常享受的。我们必须感谢生活。

  • 映山红

    May 1, 2011

    Tag:

    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映山红哈哈气急败坏

  • 植物上图 - [з光圈优先з]

    May 1, 2011

    Tag:

    君子兰

    兰花

    映shanhong

     

    兰花

    山茶

    香椿

     

    夕阳下的清香木

     

  • 五一的植物 - [з光圈优先з]

    May 1, 2011

    Tag:

    五一。提前放假,回家看望父母以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本来没有回家的打算,长久的生活在城市里,每次回家,都带着从城市进入乡村的那么一点点不适应,而这一点不适应的感觉又会引发一些愧疚,因为老爸说,你不能因为习惯了城市生活而忘本,不能因此瞧不起农村的一切。那哪儿能这样呢。爹妈那种小心的试探,怯怯地问:回家么?我略有烦躁的说:不回家了吧,人多坐车好燥人。他们会说,好,就是,人那么多。撩下电话后,我又不忍心,于是计划了一下,打回去说:这样吧,我早回家早回来,如何?他们就突然开心起来:那样最好了。他们没有贪心,哪怕只是回家一小会,也是感觉突然很开心的样子。

    路上的嘈杂,杂乱的车辆,一路的各种嬉笑,灰尘,纷乱,都让我有点点内心上火,而这一切的不适应在进入村子的瞬间便化成了乌有,因为那是我熟悉的地方,爹妈的迎接总能将烦乱的心情给平复下去。很多时候不愿意回家,就是害怕那种心情的过度,而真正到家了,又不习惯从自我的小平静中过度到纷繁的城市中来。

    鸡蛋。乡下没有奢华的物品,在食品安全日益紧张的城市生活,生活在乡下的人们似乎过着更加安全的食品生活:我们附近有真正散养的山鸡,那些老农们也知道山鸡的好处,于是鸡蛋也论个卖了,他们会挎着篮子,给我们家送来。他们很实在,他说:我养了40只鸡,都散养在河边的树林里,现在没有那么多虫子吃了,我偶尔也会喂玉米,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山鸡蛋呢?因为鸡蛋相对于农村人来说,并不稀奇,论个卖还是会很多人觉得贵了,他会经常走到我家门前,问,留下几个吧?我妈说:刚买的还没吃完呢。他会说:买几个吧,总共还有30个了,都放你这里,我回去的时候,挎着篮子还会轻一点。于是我妈就留下了。这种山鸡蛋,煮出来的时候,鸡蛋黄特别大,鸡蛋清很薄很嫩滑,想起来在城市里吃到的那种煮鸡蛋,干巴巴的蛋黄和那么老厚的蛋清,   真是……我把30枚鸡蛋小心的装起来,带回来,给我家克拉尝尝,虽然城市里有钱什么都能买到,但是超市里那种所谓的山鸡蛋,还是让人心里打鼓的。

    香椿。奶奶家有2棵,树自己还生长出来另外几棵,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注意,只是知道家里一到春天就有香椿吃。这次老妈说,你去奶奶家摘点香椿芽吧,你奶奶都80多了,是够不着高处的香椿芽的。于是我自己前往。我奶奶兴高采烈地讲,前几天你小叔回来,一阵折腾,摘下来竟然有10斤!每一家都留2斤。奶奶说,本来想让他放冰箱里,可小叔说,哪还要放冰箱啊,回家没几下就吃完了。奶奶还说,这棵树是她多少年前栽的,每年都可以吃到最嫩的香椿芽,前几天还有个人来问这香椿树能不能卖给他?我奶奶一口回绝了: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这棵树在这里,我们每年都能吃到香椿芽呢。也不知道买树是为了回家养着卖香椿呢,还是想要树木。反正是不能卖的。奶奶颤巍巍地搬出梯子,都晃动地厉害了,但是对于我来说,趴上这并不高的墙头还并不是难事。踩着墙头斑驳的碎砖瓦,站在夕阳下,将最高处的香椿芽摘下来,小心地放入袋子里,奶奶在下面看着,将摘下的一根根理顺起来。不一会儿就一塑料袋就满了。我妈说,这种最嫩的香椿芽根本不用怎么做,只需要热水烫一下,直接就可以吃了。要是再配上那种山 鸡蛋,做一个香椿炒蛋,按城市的说法就是:真正绿色无污染有机食品。

    煎饼。手工煎饼只存在在我小时候,现在要找手工煎饼,只能到更深更远的山村了。近几年不少机器煎饼上市,很多人都不吃。现在有人看好了手工的重要性,于是又重新拾起了煎饼 鏊 子。专门供应饭店,给外来旅客尝尝,价钱也水涨船高,当年父辈们都吃吐的玩意,现在都论个卖了,一张一块……但是货真价实,而且手工制作,金灿灿,有香气。

    植物。老妈在家,闲来无事,培养了很多植物。我也好这口。君子兰,兰花,都开得如此灿烂,山茶花,杜鹃,映shan红,也都开得灿烂。闲话不说,上图吧。